主页 > 经典语 >

低薪人才少限制社工行业发展 民政:加强行业建设

编辑:凯恩/2018-09-25 12:41

  市政协委员:连年关注社工发展

  文/图 本报记者 杜慧 卞静

  社工专业人才稀缺

  发展空间有限 缺乏“造血”功能

  “社工专业人才稀缺,一人难求,也是困扰社工行业未来发展的一大难题”。石家庄市社会工作协会秘书长杜娜说,即便是省会社工机构的管理层,从社工专业毕业的专业人才也是屈指可数,据她所知,目前省会社工机构的创始人,只有3家的负责人是社工专业毕业。

  薪酬低人才少 限制社工行业发展

  连日来,本报关于“社工”的系列报道,引起了各方关注。昨日,石家庄市社会工作协会秘书长杜娜表示,社工行业发展非常有前景,截至目前,石市民办社工服务机构已发展至30多家,覆盖全市24个街道,30多个社区,石市持证社工人数已超千人。据《石家庄市社区服务体系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到2020年全市建立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基地10个以上,社区专业社工机构超过50家。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就在这一新兴行业迅猛发展的同时,由于薪酬待遇偏低、人员流动性大、社工专业人才“难求”、缺乏“造血”功能等几大因素也给社工行业发展带来困扰。

  在李静看来,刚入门的非社工专业毕业人员,在服务过程中缺乏专业理念支撑,而社工工作又非常琐碎,时间久了就会有倦怠期,在工作中无法收获成就感,就会放弃、转行。即便是社工专业毕业且已经做到中层管理岗位的,由于与其他行业同等能力人员相比,薪酬待遇相差甚远,也会选择跳槽、转行。

  记者获悉,虽然石市的社工服务机构和社会工作人员数量位居全省首位,但社工服务机构大部分集中在市区,绝大部分县区还没有成立社工服务机构。对此,市民政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今年他们将以“牢记社工心 建功新时代”为主题,进一步加强社会工作行业建设,研究开发社会工作岗位,注重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加强社会工作人员培训,提高社会工作人员素质,提升社会工作人员服务能力,进一步推进我市社会工作事业发展,为保障改善民生、创新社会治理、建设和谐社会作出更大贡献。

  在今年《关于稳定和壮大石家庄市社工人才队伍的建议》中,她提出,石市目前拥有社会工作服务机构30多家,占全省数量的一半,成为省内社会工作发展最好的城市,但由于刚起步,基础薄弱,目前面临的社工人才流失率高的问题已严重影响到社工机构的发展和工作开展。因此,她提议,提高政府购买社工服务项目的指导工资标准;加大政府投入,支持机构组织发展,政府购买中不仅要购买项目服务,还应增加购买机构能力建设的投入;降低或免除项目税费;改革政府购买项目评估方式,减少社工书写档案数量,重视社工完成档案质量,以评促建,通过评估对项目提出建设性的建议。

  贵州大学社工学硕士、85后的杜娜现任石家庄市社会工作协会秘书长。昨日,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社工行业发展非常有前景,尤其是在深圳、上海等地发展相对成熟的地区,社工已经融入居民生活,“社工就相当于社会的医生,可以为各类受助者开解决凤凰娱乐(fh643.com)困难的处方。”

  在2017年《激发基层社工潜能 提升社区服务专业化水平》提案中,她建议石市加快基层社区管理体制改革,设置专门岗位,设立社工津贴;依托省会教育优势,进一步加强和落实关于社会工作者注册登记和继续教育的相关规定,鼓励社区现有人员学习报考社工资质;建立社区社工督导机制,鼓励省会专业社工机构、高等学校的相关专业和其他有实力的单位和社会组织,在民政部门的主导下,针对基层社工开发专业支持项目,以政府采购、社会融资等方式来帮助社区社工提升专业服务能力;完善社工项目政府购买和评估机制。

  市民政局:加强社会工作行业建设

  作为一种新兴职业,社工的薪酬待遇到底如何?记者走访发现,社工从业者的薪酬多集中在3000元左右。对于资历较老的一线社工来说,每月的薪酬待遇也超不过4000元。

  针对石市社工行业发展现状,各级政府也逐年加大了对该行业的政策与资金支持。2014年在河北省出台的《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实施意见》提到,市、县(市、区)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的服务事项为40项,其中有不少都涉及社工机构的服务领域。市政府出台的《石家庄市社区服务体系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到,到2020年,全市建立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基地10个以上,社区专业社工机构超过50家,并建立“专业社工+志愿者”的服务机制,这对社工行业也都是利好消息。

  

  市社工协会:社工相当于社会医生

  据悉,目前,石市只有河北科技大学和石家庄学院开设有社工专业。11日下午,记者采访了石家庄学院社会学系副主任刘佩,她介绍,该校从2006年开设“社会工作”专业,课程包括个案社会工作、小组社会工作、社区社会工作、社会调查研究方法等等。第一次凤凰娱乐(fh643.com)招生时,主动填报志愿的只有寥寥数人,而这种现象至今也依然如此。刘佩说,以去年为例,“社会工作”专业设置了一个班级,可填报时,主动将这个专业填为第一志愿的仅有8个人,后来经过调剂,最终凑够了一个班的学生。“这个专业在我校来说,属于报考生源倒数第一、倒数第二的专业,这折射出一个问题,在我们这里,无论从学生还是家长乃至整个社会来说,对社工这一行业的认知度普遍较低。”

  “社会工作”专业的学生毕业后,又有多少真正从事了社工行业?对此,刘佩说,2017年该专业共计有38名学生,毕业后有8人从事社工专业,另外30人有的转行从事其他职业、有的考研,有的考公务员。“真正想从事社工行业的人其实非常少,需要有一份情怀才能坚持下去。”

  省会社工机构的服务项目主要涉及儿童、青少年关爱保护、扶老助残、社区服务、婚姻家庭、灾害救助、医疗卫生等重点领域,其中有些社工服务机构还承接了国家、省级政府购买服务项目。虽然这些社工机构开展的项目不同,可资金似乎都是他们绕不开的一个话题。

  “社工机构属于非营利公益服务组织,我们进社区为受助者提供服务全部免费,而多数自身并无‘造血’功能。”昨日,多家社工机构的负责人均表示,他们目前的生存现状主要靠政府购买服务,然而,有时项目会因经费等原因停止,会让社工机构存在项目接续难的困境。此外,空窗期时间长也会令社工机构难以为继,一些项目结项后,新的项目跟不上,一旦社工机构存在项目空窗期,无项目即无收入,其间会对社工机构的人力成本提出较大挑战。

  昨日,市政协委员韩红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她是社工行业的“铁杆粉丝”,多年来,她曾多次对社工行业发展提出相关提案,诸如2017年《激发基层社工潜能 提升社区服务专业化水平》、2018年《关于稳定和壮大石家庄市社工人才队伍的建议》等。

  社工相当于社会医生 民政部门:应加强社会工作行业建设

  河北省青少年社区教育服务中心副主任李静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以该中心为例,新手社工先从见习社工开始做起,工资待遇在2000元出头,待正式转正后给上“五险”。“后期即便是做到中层管理岗位,工资待遇也就在3000余元,上‘五险’无‘一金’。”李静直言不讳地说,薪酬待遇低是该行业人员流动性大的一个重要原因。

  90后的李俊香是晨曦社工中心长安区的负责人,她于2016年从邢台学院社工专业毕业,到晨曦社工中心工作已有两年。“当年,我们那届社工专业共招了37人,如今,从事社工行业的同学不足15%,他们中多数去了深圳、上海等社工发展相对成熟的大城市,而大多数同学都选择了转行。”李俊香说。对此,李静也不无感慨地说:“我们机构十分渴求专业社工人才,也在不停地招人,但说实话,现在的社工专业人才太稀缺!”

  

  薪酬待遇普遍偏低